主页 > 体验外域 >你以为你看见了所有(下):根本没有「手气旺」这回事,一切都是 >

你以为你看见了所有(下):根本没有「手气旺」这回事,一切都是


延伸阅读:你以为你看见了所有(上):人的理性脆弱到了什幺程度?

以上面法官和买手錶的例子来说,要达到理性思考,足够的讯息是一个关键点,而你知道现时代获取讯息是非常容易的事,所以你可以安心了。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错,人并不是不可以或没能力获取讯息,而是并不知道自己的需要更多的讯息,人们普遍以为自己的讯息已经足够。用回上面的买手錶的例子来说,你怎幺确定你的讯息已经充足?你是否真的已经找到最公道的市价?还是说在某处其实还有更便宜的价格而你是不知道的?

你的系统一不会去思考这些问题,系统一会告诉你,商家A、商家B和商家C都已经列出同样价格了,所以其他的商家应该也不会给出更低的价钱。原因就在于这一句话—— What you see is all there is(简称WYSIATI)翻译是「所见即所有」,若用更清楚的话来表明作者的意思,即:你以为你看见了所有。

你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全能或全知,但你的系统一依然会让你觉得你已经能百分百确定那手錶的价钱是最便宜的,因为系统一会让你对小样本产生一个错觉,比较了三个商家(有时甚至只是两个)就足以你让直觉到不会有更便宜的价格了。

我再举另一个例子,下面这句话对你来说,说明了什幺?

你可能会觉得,这说明了「美国较多的老人支持了总统」,但事实是,这句话只说明了这特定的300名老人中,有60%的人支持总统,这300名老人无法代表全美国,但你的系统一却会直觉的让你认为,这300名老人足以说明美国的老人较多的支持了总统。这就是所谓的小数原则(Law of small numbers),即你会根据很少的证据,通常就只根据眼前的证据来做出判断。

你可能会因为读到某个「内幕消息」就以为股票会涨,你可能会因为朋友的某一句话就认定他讨厌你,你也可能因为在一家餐馆吃了一道不好吃的菜,就下结论说这家餐馆所有东西都不好吃。除此之外,你也可能因为某个家庭生了四胎都是女性,就认为该母亲下一胎会比一般母亲更容易产下女性。

总而言之,系统一自动化下结论的特性,会让你相信这些小样本是足以说明事实的。而且大部分时候,系统一还会为这些小样本编造故事和因果关係,自行将这一些小样本所带出来的极端结果合理化,书中提到了一个研究:

这意味着,篮球员连续投中只不过是刚好出现而已,并不是因为某些作用在发生。但为了解释该篮球员连续投进许多球,人们情不自禁为这一较特别有意思的事件编造出一种解释,那就是「手气旺」。

我认为下图可以比文字更清楚的表达这一概念,请先仔细观察下图10秒钟:

你以为你看见了所有(下):根本没有「手气旺」这回事,一切都是

有没有发现自己会情不自禁的注意那些许多点靠在一起的区域,和比较空白的区域?

这一张图里所有的点都是随机分布的,所以算是一幅没意义的点点图,但由于你的系统一总是在寻找因果关係,总是尝试编故事,所以你会情不自禁的去注意比较多点聚在一起,或比较空白的区域,并让你产生这不是随机分布的错觉。而这就是所谓的「聚类错觉」(Clustering illusion)。那一些比较多点靠在一起的区域,就像是篮球员连续投中的时候,这些点只是「刚好」聚集在一起而已,正如篮球员的投球一样,只是「刚好」连续投中而已。

又例如,当你接二连三的发生好运时,你会很容易察觉,觉得自己特别好运,而当运气不好时,你也会很容易察觉,觉得这段时间特别不走运。但那都不过是随机分布而已。只是,系统一会很喜欢聚焦在这些连续发生的好运,并给予它们一套解释,这就成了运气一说。

事实上,在几年前我认识到这一理论之前,我还以为运气是可控,如果我讚赏好运,想像好运,那好运就会经常发生。至到认识到这一理论之后,我才顿悟到拜神不会让我的运气变好,就算拜神后那段时间我特别好运,那也不意味着那是因为拜神所致,而是因为「随机」刚好把好事件分布到同一时段发生而已。但因为系统一会自动的将这「连续发生的好事」解释成是有因果的事件,于是才会出现有「好运时期」的错觉,才会出现迷信的现象。

之后的某一天,我母亲告诉我她朋友遇到到某个好神的风水师,预言中了我母亲的朋友会发财,所以我母亲想找这风水师「聊一聊」。我害怕她被骗,于是我这样告诉我的母亲:「如果我是风水师,我会告诉100个人他们接下来的一年会发财,而只要这100个人里的其中一个人真的发了财,这人就会觉得我的话很準,他/她会自然的告诉亲朋戚友关于我的事蹟,我的权威就开始被树立了,接着我只要专注的用这唯一一个案例做宣传,就足以让我的信徒就会增加。」一个成功案例就已经足够取得一般人的信任了,而事实的确如此。幸好,我母亲听懂了我的意思,她之后也较少关注风水之类的事情了。

但其实我还有一些话没在当时说完,如果这些信徒一传十,十传百,那就会出现一个良性循环,其他原本不怎幺相信的人也会开始想「如果这风水师是骗人的话,为什幺那幺多人相信他?」。最后,我的信徒数量之多,将让我的权威无可动摇。而我需要做的,就只是继续预言某人接下来的年运好,某人接下来的年运差,我不用为这些话做任何功课,但这些话都会自行应验。为什幺?

统计学还有另一个理论,叫做「迴归平均值」(Regression toward the mean),可以解释为什幺风水师的话会自行应验:

简单来说,「表现出色的公司」和「不那幺出色的公司」,都是较为极端的案例,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很有可能只是刚好碰上好运或坏运而已,过了一段时间后,等到他们的运气迴归到平均,他们的营收就会迴归到平均值,亦即他们应有的水平。

用回风水师的例子来说,来找我算风水的信徒们通常是什幺心态?小明最近家里发生了许多事情,他感觉自己的运气忽然跌倒谷底,他希望我能扭转他的运气。而「迴归平均值」预言,极端的好运和坏运都是暂时的,最终所有的好运气或坏运气都会回到平常,所以我随便给小明喝一杯符水,告诉他喝了后运气就会好转。三个月后,小明就会发现我所言不虚。

这不是因为我的预言会自行实现,事实上,小明就算完全没有来找过我,他的运气也会有好转。因为「好运和坏运都是暂时的,最终所有的好运气或坏运气都会回到平常」这句话是迴归平均值的精髓。

《快思慢想》这本书当然不是谈风水的,但却谈了很多关于运气的知识。关于运气,我还有更能冲击思想的知识要说。

你以为你很强,但其实只是运气

康纳曼在书中说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发现:

换一个说法来说,康纳曼总结了投资员的绩效之后发现,如果你让一个普通人进去这家公司,并依据掷骰子所得出的结果来进行投资,长期来看,这普通人的绩效表现会和里面的专业投资员差不多。

另一个书中提出的另一个研究也有相似的结论:

康纳曼要说的重点就是——在投资这一项,运气的相关係数是0.99左右,而技术的相关係数则是0.01左右,这意味着,你有没有投资技术是无关紧要的。

或许有许多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觉得很不服气,总觉得好像遗漏了什幺,我个人就是其中一个这幺觉得的。人的能力真的如此有限吗?这与我们的经验相悖,我们知道,我们开车的技术会越来越好,而赛车手肯定比普通人好,就算有时会受运气影响拖累,但大部分时候,我们的技术都让我们安全的抵达目的地。

康纳曼并没有说每一种技术都是无关紧要的,而是针对「投资」这一项极端事项来说,技术的相关係数非常之低。但为什幺会这样呢?康纳曼给出的答案是——因为现实世界太过複杂,市场有太大的不确定性。

人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中,依然会用自己的直觉来归纳经验,这就造成了「技术的错觉」,投资员会以为获利是因为自己看对了某个股票,他还可以向你解释为什幺他选择这个股票,给出详尽的分析,举出无数个原因。但统计事实却指出,获利不过是随机率刚好把「好事件」分布到这些股票而已。


在将这文章发给朋友审视,他给我的回应不出我所料:「这真是一篇让人不愉快的文章。」他第一句就说。

「会吗?」我回应。

「所以说,人的理性没救了吗?感觉这文章的观点好像会打击到许多人的自尊,毕竟还是有很多人的自我感觉是自己很理性的啊。」

「也不是说没救,我在开头就提到,人的理性像水,很容易受到影响而遭扭曲,但水的特性就是在受到影响后会恢复原状,你虽然会被他人影响了你的理性,但你的理性本身是有自我纠正的潜能的。」

「意思是,在做了愚蠢的事情之后,用理性补救?」

「差不多吧,但那算是比较少有的情况就是了。」

「那通常的情况是?」

「通常的情况是,一个人做了愚蠢的事情之后,会不自知的愚蠢到底。」

他抗议道「这样说好像很残忍啊。」

我说「不用客气。」



上一篇: 下一篇:

脸书新功能跟盗用照片说掰掰,没被标记只要入镜就会通知你!

脸书新推出《社交图表搜寻Graph Search》 以后搜妹

脸书新病毒「OMG!FACEBOOK」:中招、没中招该怎幺做?

脸书新设独立监督委员会 可否决祖克柏意见

脸书新闻平台预计在本月登场:脸书和新闻出版商谁是赢家?

脸书是否涉垄断 美47州及辖区检察长联手查

申博手机安装app|手机事例|奥秘软件|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管理网入口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搏sunbet开户